母親做的菜

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亳州晚報社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“來源:亳州晚報或亳州新聞網”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父親走后,母親一個人住在老家空落落的院子里,不論我們姐弟幾個咋勸說,就是不愿意到城里來。我心里頗為不理解,試探著問母親是不是我們幾個啥時候說話語氣重了,或是啥時候做事傷您的心了。母親淺淺一笑說,別瞎猜了,你們都是好孩子,我不去城里,是不想勞煩你們。我說,為了您俺忙點累點不是應該的嗎?母親搖搖頭說,我好胳膊好腿的,閑著難受,啥時候不能動了,再去城里,母親不愿來,我們只好回老家看她了。

我每次回家,母親就像迎接稀客似的,臉上溢滿笑意,抽條毛巾,一邊輕輕地拍打我的衣裳,一邊說坐下歇會兒。我坐下后,母親快步走進里屋,找出我的專用茶杯,端出來,倒上熱水,拿起杯,搖晃幾下后,倒掉水,撮一點茶葉放里面,再倒滿熱水,擰上蓋子,推到我的面前。我說,你別忙活了,我自己來。母親嘴里說著“好、好”,可手卻沒停下來。

說了幾句家長里短后,母親就開始操心晌午吃飯的事,問我想吃饃還是想吃面條?小時候,母親是家庭的主事者;現今,我成了母親的主事者。我說,吃饃炒菜吧,我來做。母親說,騎恁遠的車子,歇歇吧,我做啥,你吃啥。我借坡下驢說,那我就不伸手了。不是我不明事理,而是母親的廚藝確實比我的廚藝好,炒出來的菜,色、香、味、形不亞于飯店的大廚,聞著叫人嘴酸,看著叫人心癢,生產隊時期,上級領導來檢查工作,隊長都是安排母親掌勺。

上周末,我回家看母親。母親做了兩個菜,一個地鍋豆腐,一個是四季梅炒肉絲。菜端上桌后,搛到嘴里,一點味也沒有,寡淡的不能提。一向不忘事的母親,難道這次忘了放鹽了?八十一歲的人,炒菜忘記放鹽,也有可能,寡淡就寡淡吧。我像平時一樣,一筷子連著一筷子,裝作很美味的狂吃起來。

吃過飯,幫助母親收拾碗筷。我說,媽,今天的菜你吃著咋樣。母親說,沒有啥味。我說,可是你忘了放鹽了,以后,你歇著,我做飯吧。母親說,兒子,你娘沒老,我是故意少放鹽,前幾天,看電視,人家醫生說,高血壓都是吃的鹽太多才得的,要想叫血壓降下來,得先把鹽降下來,你血壓高,不能吃咸飯,我不敢放恁些鹽,以后,你自己在家里炒菜,也別放恁些鹽了。

電視,對于母親而言,就是聽聽聲響,看看畫面,消磨時間而已,任何內容都是船過水無痕,這些話咋就銘記于心了呢?這就是娘,這就是媽。奔六的人,還能享受到娘親的疼愛,幸福啊。

(責任編輯:支苗苗)

文章不錯,點個贊再走唄!

轉載是一種動力 分享是一種美德

杭州麻将胡牌规则 闲来麻将窍门 河南快三最新开奖图 四场进球彩投注策略 澳洲幸运5哪里有提前开 浙江飞鱼实业 奥运会巴西排球比分 手机棋牌平台 排列5历史300期 重庆时时彩安卓手机 赛马会九肖中特 pk10牛牛套利 福建11选5走势图删除 007球探比分 夺宝电子介绍 新疆时时彩开奖走势 ag视讯接口费用